首页湖区概况湖区产品湖区文化湖区旅游湖区一瞥荷花展厅咨询建议
首页>>湖区文笔精选

    ·一条运河伴左右--- 作者:马加强 [2018年9月18日]

 
 

  本网9月18日讯: 《一条运河伴左右

   我生在运河,却差一点没有长在运河,如果要不是命运弄人,我极有可能就与运河擦肩而过了。我的故乡在微山县南阳镇,一个运河穿过的地方。我出生在南阳镇的卫生院,如果按照正常的轨迹,我是要被父母带去外地成长生活的,然而父亲早年病逝,母亲也随之把身体羸弱的我抛弃给了祖父母,是祖父母含辛茹苦地把我养大,从而得以在运河的滋养下荡漾了最幸福的十八年。

  我的祖父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生意人,是镇上出了名的“生意经”,他干了大半辈子的供销社,退休后又在镇上开起了自己的商店,我记事那会儿正是他在镇上开店如日中天的时候。南阳镇属于微山县,但和鱼台县挨得比较近,仅有一水之隔,因此祖父外出进货常常是坐船到鱼台,偶尔还会带上年幼的我,那“一水”就是我家屋后的运河。那时的码头设在集市的桥头,每次跟祖父去鱼台玩都会在那附近吃些早点。那时的运河古道蜿蜒曲折,随处可见半石半泥的河岸,乘坐的客船还都是水泥船,马达轰鸣而船速较慢,我喜欢坐在船舱内透过小窗去观察运河两岸。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河吃河,那时的河岸上停泊着住家用的小木船,我们那里俗称“划子”,是下河捕鱼的重要工具。河道中还会有住家为捕鱼下得网箔,每每开船,都会有一个船家站在船头瞅着船体是否挂住了人家的网箔。乘一路小船,听两岸熙攘,观四面景色,想八方风情,着实是件再有趣不过的事儿了!后来,运河上游的造纸厂开始往河里排泄废水,在当时也是出了名的“纸浆水”,那水恶臭无比,透窗观景也一度成了很难为情的事儿了……

  在我上初中的时候,大概是2005年前后,运河开始了全面整修。我们屋后的那段运河水曾一度被抽干,从这岸到那岸也不用跑半里地过桥了,直接从河底穿过就行。两岸堆满了大大小小的石头,以及各种施工的原料,工人们一拨又一拨地为运河的修缮而劳作,夏天看他们赤膊上阵,皮肤被晒得油光发亮,冬天看他们单衣薄褂,头发上冒着抵御严寒的热气。那时的我还很贪玩,一放学回家就迫不及待地跑去河岸与伙伴们一起玩耍,我们一起在河岸上捡稀奇古怪的石子,一起趁工人们去吃饭的间隙下到河底“考古”,老实说,我们那会儿还真捡到了一些宝贝,比如铜钱、银元之类的。有时候,伙伴们会为同时捡到一块陶瓷片而争得面红耳赤,都认为物以稀为贵,贵了就是宝,再说,那时的我们哪有懂太多的呢……

  上了高中,我便离开了故乡,因为镇上没有高中,只能去临近的鲁桥镇就读。读高中的前两年,码头还在运河的桥头,平时放假坐船回家都要寻运河而上,运河也就成了一条嫁接乡情的纽带。那时的我常常喜欢站在船头,乘着河风,追着波浪,夏有荷香为伴,冬有鱼鹰相迎,穿过了铁桥,望到了水塔,靠上了石桥,就到家了。高三那年,客运码头正式搬离了运河桥头,运河稍显有点儿落寞,毕竟不能第一时间看到游子,不能大老远地迎接贵宾。好在运河两岸绿柳成荫鸟语花香,无论早上还是傍晚,无论男女还是老少,来运河碰面的人儿更多了……

  而现在,我已成年在外打拼,运河成了我名副其实的乡思之河。尽管离乡不远,但为了生计却少有回乡。如今的耳畔是车水马龙,如今的梦里时常涛声依旧,我栖上了城市的枝头,却仍还想做运河的水鸟……

  一条运河伴左右,伴我咿呀学语,也伴我成人立足,那胸怀是多么的博大!
  一条运河伴左右,伴我直挂云帆,也伴我乘风破浪,那波涛是多么的神奇!
  一条运河伴左右,伴我神采飞扬,也伴我辗转反侧,那情丝是多么的稠密! 【今日微山/作者:马加强

分享到

相关链接
  ·那段岁月最难忘                   [2005-10-19]
  ·令人肃然起敬的老一代歌唱家              [2008年4月14日]
  ·董学君诗歌选                     [2014年6月12日]
  ·杨建东:《珍藏47年每每见之心酸》           [2015年2月27日]
  ·煤油灯的思考                    [2015年5月25日]
  ·古留城:微山湖底沉睡的古城             [2016年12月25日]
  ·敌营抱得两机枪 木枪永伴笑九泉---记革命烈士胡义振   [2016年10月16日]
  ·微山湖,秋天的味道                 [2018年9月18日]

2001年中国.微山湖在线制作  E-mail:ws@wsho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