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湖区概况湖区产品湖区文化湖区旅游湖区一瞥荷花展厅咨询建议
首页>>湖区文笔精选

·微山湖,秋天的味道---作者:胡勤贵 [2018年9月18日]

 
 

  本网9月18日讯:《微山湖,秋天的味道》

  微山湖,秋天的味道提前了。
  在早些时候,微山湖在秋末或是冬日里才有收获的味道。满湖的苇子,被人们收割碾压,在湖区女人的手里不停的翻飞,编织成席子,换取一年的生活。男人们收割完苇子后,便立即下湖踩藕。穿上皮叉,在没腰深的水下,用脚顺着藕的走向,一下一下用力,将藕从湖底的稀泥里踢出来。这是一项技术活儿;用力轻了,藕在稀泥里不出来,用力猛了,一条长藕在泥里断为几截,灌入了泥汤子,没法吃了。踩藕就像现在的人们练车,刚开始的时候,不熟练,难免磕磕碰碰;一旦熟练了,就走上了快车道。夕阳西下,踩藕人挑着一天的收获,走在大堤上,是一道美丽的风景!而现在,这一切都看不到了。看到的是另一道的风景 。

  在夏末秋初的一个早晨,儿时的伙伴二勇打电话说:你来村里玩吧。柱子搞了个农家乐,想听听你这个城里人的意见。

  说走就走,不一会儿就到了村里。在村头,我遇到了张二叔和二婶子。看到他们正蹲在地上,一张一张有序的晾晒荷叶。我说:“二叔二婶子,你们忙什么呢?怎么晒起来荷叶啦”?在我的印象里,荷叶除了包个猪头肉熟识什么的,基本上没有什么用处。干了,一抓就碎;湿了堆在那里占地方。每年,满湖的荷叶基本上是自生自灭;肥了湖水。老两口抬头见是我,连忙起身招呼:“大侄子来了啊!你不知道,这两年有来收荷叶的,我们晾晒些荷叶,挣点养老钱”。“那你们怎么弄来的荷叶”?张二叔说:“你二婶子娘家不是在口上么,她侄子侄女一早就到湖里采摘,到了中午,采够一船了就送到码头,我和周围的邻居们开上三轮车,就拉回村里晒晒”。我们那里把湖里居住的村子叫着口上,这些村子大多居住在运河两岸。而湖里的人把我们叫着乡里。口上的人从事渔业生产;乡里的人从事农业生产。生产生活的内容多不相同,在生产上基本上没有什么联系。我递给二叔一根烟,点上后问:“你们晾晒荷叶,收入怎么样?”张二叔抽着烟没有说话,张二婶子慢声细语地说:“他们一块钱一斤给我们,我们晾个半干,送到收购站,卖六块多钱。就是赚个功夫钱”。越是往村里走,看到路两旁空闲的地方全晾晒上了荷叶。晴朗的天空下,村庄的土地上翠绿一片。湖里的风景延申到了我的村庄。

  到了二勇家,他家里也凉晒上来荷叶。二勇说:“湖里村庄小,没有空闲的地方晒荷叶。口上的人们就联系乡里的亲戚合作;他们采,我们晒。一块赚钱”。正说着话,柱子来了。他说:“微山湖遍地是宝。乾隆爷说微山湖日出斗金,一点不假。就看你爱不爱动脑子,只要肯动脑子,要什么有什么,干什么都挣钱。是啊,你还真说对了”。我说:“不愿意动脑子的人,只要肯出力,跟着动脑子的人也能挣钱。你看张二叔老两口,晒晒荷叶在家门口把钱挣了!”

  翻过一道大堤就到了柱子开得农家乐了。向前望去,宽阔的湖面上芦苇丛丛,荷花争艳,白帆点点,渔歌声声;好一幅令人陶醉的风景画。前几年,柱子倒腾煤炭发力点财。多年到南方和南方人打交道,让柱子有了超前意识和生态环保意识,今年决定转型发展。靠湖吃湖。面对泱泱大湖,柱子说,我主要卖微山湖的风景。穿行芦苇荡,水上采莲蓬,品尝渔家饭,逍遥任你行。

  听了柱子的规划介绍,从事过旅游工作的我连连点头。蓝天,白云,湖水……给了柱子经营的底气啊! ??

  面对柱子建的茅草屋,从南方引进的竹筏子,地锅渔家饭,还有我们习以为常的大湖,二勇悄悄问我,这些能行么?城里人喜欢么?

  我笑笑说,城里人喜欢荷花香!

  不久,柱子的农家乐开张,二勇打电话来说,每天那个人啊!

  微山湖,秋天的味道正浓啊!                     【今日微山/作者:胡勤贵】

分享到
相关链接
  ·那段岁月最难忘                  [2005-10-19]
  ·令人肃然起敬的老一代歌唱家             [2008年4月14日]
  ·董学君诗歌选                    [2014年6月12日]
  ·杨建东:《珍藏47年每每见之心酸》          [2015年2月27日]
  ·煤油灯的思考                    [2015年5月25日]
  ·古留城:微山湖底沉睡的古城             [2016年12月25日]
  ·敌营抱得两机枪 木枪永伴笑九泉---记革命烈士胡义振   [2016年10月16日]

2001年中国.微山湖在线制作  E-mail:ws@wshol.com